宝嘉丽戒指(bv戒指)

嘉丽重新拿出戒指来,想去金店估一下价,冷笑一声,到底罢了。有什么意思?这不是钱的问题!他不爱她,这

嘉丽重新拿出戒指来,想去金店估一下价,冷笑一声,到底罢了。有什么意思?这不是钱的问题!他不爱她,这才是真的,纵使他在她身上花过一些银两,也是应该的。嫖娼还要付钱呢。她算道,这半年他在她身上花的钱不足一个嫖客的三次嫖资。三次!他几次?嘉丽哭了,她的价位还不及一个娼妓。嘉丽不能忘记,有一次她跟他说起结婚时,他脸上放出的暗淡难堪的笑容,他软弱地抚着她的头,坚定地说,他……他不能离婚,他得顾及到自己的仕途。她是个好孩子,理应明白这一点。他老婆纵有千般不是,然而–然而嘉丽迅速地擦掉眼泪,更多的眼泪掉下来。她为自己伤心。没有人会像她那样爱他,视他若生命……他只想跟她睡觉。

临走的那天下午,他们又睡了一次。他送她到火车站,离发车时间尚早,他把行囊寄存了,便带她穿街走巷找到了附近一家小旅馆。嘉丽该永远记得那家肮脏的私人旅馆,踏上屋顶上结满蜘蛛网的摇摇欲坠的楼梯,她的心都灰了。她也奇怪,她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人,没有情趣,急呼呼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床单上有前任房客交媾的遗迹。

嘉丽欲和他说些别的,他看了一下表,笑道,快点,还来得及。嘉丽像发疯似的抱住他,剥了他的衣裳。春天的窗外,突然开出了一枝夹竹桃,嘉丽没有想到,在这样的环境里,也能看见花,看见夹竹桃。

隔了一会,他像是享受似的叹道,好久没有……这样放荡过了。他说了真话,很有点不好意思,搭讪似的摘下眼镜,撅起嘴吹吹,不待擦就又戴上了。嘉丽觉得自己是隔着很远的距离来打量着这个淫客,她有点不认识他,也再不想见到他。她甚至开始恨这个城市,在这里生活了年,它弄了她一身脏气。

他看着嘉丽,捧起她的脸,在那极漫长的瞬间,他像是起了感情,长久地沉默着。他的神情单纯,沉郁,镜片上有西窗太阳的光芒。他说,嘉丽,我们以后再也见不着了吗?嘉丽摇摇头。他说,我会去找你的。

嘉丽听着他的声音,一字顿的,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他一下子抱住她,轻轻地咬着她的耳朵,头发,脖子,手指,衣裳……有一瞬间,嘉丽也迷糊了。她恍惚觉得他们是爱着的,他身体满足了,他知道爱了。现在,嘉丽宁愿相信是自己错了,她冤枉了他。从前,她不懂男人,她太小心眼,她对不住他。男人是最奇怪的物种,他动作凶猛,他不擅长表达……然而他是爱她的。

他像是想起了一件最重要的事,突然从身上摸出三百块钱来,塞到嘉丽的衣兜里,说,拿着,给自己买点东西。

嘉丽一下子被惊醒了,她瞪大了眼睛,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没想到他会来这招,她刚跟他睡过觉,他就给她钱!她咧着嘴巴,一点点、细声地哭出来。

他不能理会她的意思,竟慌了,语无伦次地安慰她:这钱……嘉丽,你先拿着,我知道你用得上。一回到学校,你就会忘掉我的–他的声音突然低了,变得软弱,卑贱,说话时有颤音:我对不起你……钱不多–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山东二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iniaowang.com/archives/1929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2月19日 下午10:39
下一篇 2022年2月19日 下午10:4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