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1994年4月,在山东省郯城县沙墩乡(现沙墩镇),正是农忙的时候,一位农妇在田地里挖出了一块能反光的

1994年4月,在山东省郯城县沙墩乡(现沙墩镇),正是农忙的时候,一位农妇在田地里挖出了一块能反光的东西。

恰似天上掉馅儿饼,这位过了大半辈子平淡生活的农活,在地里挖出的是比黄金还要昂贵的钻石。随之而来的,是农妇一家人的命运转变。

意外之财

4月28日早上,农妇魏元红像往常一样下地干活,正在耕作娘家的责任田,锄头刨着刨着,突然感觉被什么东西给“硌”了一下。

魏元红也没多想,毕竟地里有点儿小碎石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于是她就熟练地用锄头给挖了出来,这才发现这个小石头有点儿不一般。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一般的小碎石都是黑色或者土色,这个小石头却是茶色的,形状看上去有点儿像县城里供销社卖的那种水果糖,大小也差不多。

不过这种小碎石长得再稀罕,也没啥用,魏元红随手就扔到了田坎上,然后继续干活。

中午在地里吃饭时,魏元红坐在田坎上休息,又随意地瞥了一眼那个小石头,这才发现在太阳的照射下,小石头居然在反光。

难不成,这是颗钻石?

作为一个农村妇女,魏元红没受过多少教育,只是当年“常林钻石”事件实在太出名了,而且常林钻石的发现地——山东省临沭县曹庄镇常林村,距离也就二十里地,确实有可能。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村里的老人也说过,在1937年的时候,沙墩镇大官庄村农民挖出了“金鸡钻石”,那是中国出土的最大一颗钻石。

正因为听说过不少捡到钻石的传闻,当魏元红意识到这颗小石头可能来头不一般时,她连忙向四处张望,发现没人在周围,她就赶紧揣进了衣服兜里。

魏元红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若是偷偷跑回家,被左邻右舍看到了难免引起怀疑,于是又强忍着内心的激动,继续在地里干活。

太阳下山之后,魏元红也忙完了一天繁重的农活,她收起了农具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里。正当她在张罗晚饭的时候,丈夫陈怀明也从田里回来了。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魏元红做好晚饭摆好餐具后,急忙招呼陈怀明来吃饭。陈怀明觉得今天的老婆脸色不同寻常,显得异常地开心,但是也没有多想。

就在席间,魏元红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事似的,跟丈夫说道:“怀明,我今天下地刨出来一块石头,还怪好看的,你要不给瞧瞧是不是什么值钱的?”

“行,那我吃完饭去看看。”陈怀明没有多想便随意地回了一句。

老陈一辈子在自家田里耕种,从没想过天降横财之事。见他没什么兴致,魏元红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毕竟,大家谁也没见过真正的钻石,谁知道那块石头究竟是什么,兴许它就真是一块好看的破石头呢?

吃完饭后,魏元红几乎就忘了这件事。在洗碗的时候,由于石头放在口袋里硌得慌,于是她便将这块石头拿出来一起洗了。

没想到的是,石头洗完之后晶莹剔透,就着灯光看去还闪闪发亮。

魏元红觉得这么好看的少说也得值个几十百把块钱,于是便把它擦干净之后,塞给了丈夫陈怀明看。

老陈此时虽然坐在靠椅上,但是心里其实在琢磨家里孩子上学的事,皱起的眉头显得他更加老了。陈怀明接过石头,手里一掂量,觉得这东西也就是一块好看的石头。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可是把玩了一阵后他愈发觉得这块石头应该不一般,他盯着石头观察了起来,虽然看不出个所以然,但是似乎想起了什么事。

对!没错!年初的时候村子里来过一个外乡的收购贩子,他好像是收什么钻石的!

当时还跟村民们说如果地里发现了钻石或者矿石可以联系他来收购。难道这块石头真的是什么值钱的矿石不成?

陈怀明注视着这块茶色石头,眼中散发出了光亮,他觉得这块石头不简单。

于是他找来魏元红,夫妇两人一合计,陈怀明决定明天带着这块石头进城里找人打听打听。

亦喜亦忧

第二天一大早,陈怀明便起来了。这天正好是周一,村子里每周一都会有一辆解放牌大卡车拉着粮食进城。

老陈早早地吃过了早饭便站在了去往城里的大路上等着,盘算着一会进城后该去找谁鉴定口袋里的宝石。大卡车晃晃悠悠地开过来了,老陈拦下了卡车,三言两语便搭上了这趟顺风车。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县城并不大,老陈以前也来过许多次,但都是带着粮食来的。今天这样两手空空的进城确实是第一次。

九十年代的郯城,已经与十年前陈怀明第一次进城的时候大不相同了。

自七十年代末中央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之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让农村重新恢复了活力,与此同时一大批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大乡镇上出现,而郯城也不例外。

陈怀明在街上看似漫无目的地走着,但眼睛却在快速地扫视着街道两旁已经大不相同的商店招牌。

果然,在街角的转弯处,一个不太起眼的看板引起了老陈的注意。在这块老旧泛黄的木板上,有着红漆所刷上的几行字:“高价收购各类金银铜钯制品,鉴定各类首饰。”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这块看板让老陈心里有些激动,但很快又有几分忐忑,担心自己被骗。

犹豫了半晌,陈怀明还是决定走了进去。毕竟,再珍贵的钻石如果没有经过鉴定,那装在自己的口袋里也只能有石头的价值了。

店铺很小,除了天花板上吊着的一个灯泡外就没有任何光源了,这让老陈的紧张感又增加了一分。

在柜台里面坐着一位中年男子,他看了老陈一眼,没有起身来欢迎顾客,而是坐在原地平平淡淡地问了一句:“老乡,你是来卖东西的?还是卖首饰?”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老陈看了看老板背后挂着的各类金银铜制品,又低头看到了玻璃柜里躺着的各类朴素的首饰,他开口回答道:

“是的是的,我来卖东西。不过卖之前想请你看看,这玩意是不是真的值钱。”

从小讲究“财不外露”的老陈此时仍然有些担心被骗,但是他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小心包好的宝石,把它摆在了柜台上。

眼前的这块石头在略显昏暗的店铺里面显得熠熠生辉,老板注视了眼前之物几秒钟,就郑重的拿起了手帕,仔仔细细的观察了起来。

不一会儿,老板转身打开了工作台的台灯,拿起了放大镜鉴定了起来。

“老乡,你这东西哪里来的?来路没问题吧?”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没问题没问题,这是我媳妇儿在地里刨出来的。”

“哦那就好。这个东西,我现在初步判断应该是一块天然的钻石,我这里没有专业的眼镜所以没法确认,不过应该是钻石了。”

听到这话,陈怀明心里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这一笔意外之喜来得太突然太惊喜。

老板关上了台灯,把这块钻石放在了天平上,这块天然钻石的分量足足有34克拉

司法纠纷

陈怀明当天下午就急匆匆地赶回了村子里。在店铺里,老板曾提出了想收购这块分量十足的天然钻石,但老陈拒绝了,他要回家跟妻子魏元红商量后再做决定。

老陈赶回村子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当他到家的时候,魏元红正在做晚饭。

当她得知这块石头真的是钻石之后,一家人都激动万分,大家都知道这样一块天然钻石价值不菲。于是,夫妻俩一合计,准备将这块天然钻石卖给城里的国营工厂。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一早村子里便来了几个外乡人,他们找到魏元红一家,提出要收购这块钻石。虽然不知道从哪里走漏了风声,但是魏家还是毅然拒绝了这些钻石贩子。

打发走这些收购贩子之后,两夫妻急忙一同搭车进了城。在城里经过多方打听后,他们终于得知城里能收购钻石的工厂,这就是当时国家经营的老牌工厂——701金刚石工具厂。

其实夫妻俩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反正都是要卖的,那卖给国家也算是为国做了一份贡献。最终,经过701金刚石工具厂的严格鉴定和多次讨价还价之后,魏元红一家同意了701工具厂以27万元的价格收购这块极为罕见的巨型天然钻石。

对于27万元的这笔巨款,魏元红一家人十分满意,他们夫妇的生活可能从此以后迎来巨大的转变,似乎今后衣食无忧的安逸生活就在眼前。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对今后美好生活的畅想之中时,变故却忽然发生了,一封法院的传票居然发到了魏元红家里。

魏元红百思不得其解,不停地追问丈夫是不是跟其他人谈过钻石的事。

原来,是丈夫老陈的叔叔得知他们从地里挖出了钻石后,瞒着夫妻俩私下里跟另一家名为803大亚的公司谈了钻石收购的事,并且收了大亚公司的万元订金。

在魏家将钻石卖给了国营工厂之后,丈夫的叔叔仍然没有归还这万元订金。因此,大亚公司一违约为由将他们一家人告上了法庭。

这一下子事情变得复杂了起来,甚至连国营工厂701也被牵涉了进来。

此外,魏家才拿到手的27万元被法院冻结,701工厂厂长被拘留,钻石也被法院没收了。几个月之后,案子不仅没有解决,连郯城县政府都被迫加入了这场官司。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在这场官司中,各方各执一词。

大亚公司坚持认为钻石应当卖给他们,并且要求魏家支付违约金,而魏家则说万元订金是大亚公司非要塞给老陈的叔叔。

另一方面,701工厂则认为他们和魏家的钻石交易合法,属于双方自愿的正常交易。

郯城县政府则觉得,钻石虽然是被魏元红从自家地里挖出来的,但是钻石属于法律规定的天然矿产资源,应当属于国家财富,要求对私自交易的魏家和701工厂厂长实行处罚。

案子经历了几轮的庭审之后,终于有了结果。

最终,法院判决钻石属于国家财产,依据法律应当上缴国家,此外万元订金要归还大亚公司,27万元也要归还给701工厂。

这个结果自然让魏家人极其不满,于是魏家联合701原厂长进行上诉,可惜最终的判决并未改变。

常林钻石(常林钻石失窃事件)

不过法院考虑到魏家对于发现钻石还是有功劳的,因此应当获得补偿三万元。

此外,法院对于拘留701厂长一事做出了纠正,并作了道歉赔偿。

终于,这桩围绕着钻石的官司以这样一种戏剧性的结果了结。

魏元红和陈怀明夫妇虽然心有不甘,但在法律面前也知道是自己理亏,所以拿了三万元补偿金后就不再做声。

魏元红家盖起了大房子,买了一头耕牛和一些农用机械,孩子上学的费用也有了着陆,也算是改善了生活。

至于陈怀明的叔叔,魏元红一家从此就和他们断绝了来往,倒是让村里人感叹不已。

随着时间推移,国家关于各类矿产资源的相关法律法规已经是比较完善了,“钻石美梦”自然也不复存在。

-完-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趣观历史,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iniaowang.com/archives/20645.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2月20日 下午7:13
下一篇 2022年2月20日 下午8:1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