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袁隆平理发18年理发师关店半年

得知“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逝世后,理发师曹小萍非常难过。从2003年开始,袁老一直是在她的小店理发。去年11月底,两人还约好一个月再次理发,没想到随着袁隆平住院,这份约定再也无法实现,也成为了永远的遗憾。

为袁隆平剪发18年的理发师悲痛缅怀:我不收钱,但袁老硬塞给我

全文如下:

我为袁老理发的18年

5月22日13时07分,袁隆平院士逝世了,我敬爱的袁老走了。我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可我知道,他再也不能找我来理发了。18年来,我没有把袁老当作一位顾客,他也没有只把我当成一名理发师,在我眼里,他就是家人一样的存在。前天晚上,我整夜无眠,心中悲痛非三言两语能够表达。

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袁老去世前,再为他理一次发。

(一)

我与袁老结缘是在18年前。2003年9月,我在杂交水稻中心宿舍路开了一间理发店。门面很小,只有十平米左右,当时连块招牌都没有。我开业没多久,有一天,袁老第一次来到了我的店里理发。我家也在水稻中心附近,对袁老的名字自然不陌生,但真正和他打交道这还是第一次。

袁老说,来我这里之前,很多年间都是他一位侄儿帮他理发,但“毕竟不专业”。

他对发型没什么特殊要求,就是大家平时在电视里看到的板寸发型,只是他不习惯鬓角有棱角,喜欢平滑一些的风格。有时候,我觉得有些地方还需要修剪下,他会拦住说,“没关系,我满意就行”。

“小曹!小曹!”自此以后,袁老每次需要理发都会来我店里,进门前就开始亲切地喊我。有时,看到店里正有其他人理发,他会悄悄离开,过会儿再来,我经常会喊住他,告诉他前面的人马上就理完了,等几分钟就行。这时,袁老就会一个人安静的在椅子上坐一会儿。

这就是袁老,永远是那么平易近人,没有架子。

2003年国庆期间,恰逢我需要注册营业执照,袁老看到我的店还没有名字,就给我取了一个“东方名剪.萍”的名字。但是,注册营业执照的时候,这个名字已经被占用,我就临时改成了“曹氏名剪.萍”,后来,袁老亲自为我题写了店名,我把它印在了店招上。

(二)

袁老理发没有什么固定的频率,有时因为经常需要出席各种活动,一个月会剪三四次,我记得,间隔时间最短的一次,因为要出席一次重要活动,他隔了三四天就又来理发了。但一般每个月他至少要理一次。

我记得有一次,他8月26日理完发之后,直到9月27日才联系我,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他说:“小曹,这是我第一次隔着么久才来找你理发,第一次麻烦你这么晚(还来给我理发)”。袁老特别客气。

很多年间,我给袁老理发从来不收钱的,即使袁老硬给我留下,我也会追出门还给他。只有后来几年,他因为年纪大了,一位助理会陪同他来剪头发,硬要给我钱,说如果我不收就不来找我了。我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收下,我心里也知道,站在他们的角度,这是袁老和他对我的照顾和尊重。

刚开店那两年,我理一次发的收费是5元钱,由于地理位置一般,客流量不大,没赚到什么钱。2004年,我想换一家位置好些的店面,准备搬店期间,袁老恰好来理发,我随口说了一句:“袁爹(“爹”,湖南方言,对老人的敬称),我可能要走了,我在其他地方新租了一个店面,每月租金1050元,快要签合同了。”袁老听完很吃惊,立马说:“不成不成,你走了,我剪头发怎么办嘞?”我听袁老这样说也很感动,我没有想到袁老这么在意我,从那儿就放弃了搬店的念头。

(原标题:我为袁老理发的18年)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1159271856,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iniaowang.com/archives/279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