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站2013新款女装(女装小衫新款30一40岁)

作者 | 徐文璞
编辑 | 石亚琼
**
生产一件羽绒服需要多长时间?
在波司登智能生产工厂,平均一

作者 | 徐文璞

编辑 | 石亚琼

**

生产一件羽绒服需要多长时间?

在波司登智能生产工厂,平均一位工人一天只能生产两件长款羽绒服,中短款羽绒服一位工人一天也仅能生产3~4件。

羽绒服是生产最为复杂的服装品类之一。提高生产效率与品质,一直是这个行业的重要议题。4年前,波司登还未进行智能生产工厂升级时,羽绒服生产更加依赖熟练工人手工生产,生产时间会被拉得更长。

我国羽绒服渗透率仅约为10%,而欧美日能达到30~70%,这个行业每一点的效率提升,都有可能迸发出不小的经济价值。

改革开放后,国内羽绒服市场开始萌芽,其中成立45年的波司登是一个不能跳过的名字。自1995年波司登一年卖出68万件羽绒服,在销量第一的王座上,波司登已经坐了26年。

今年天气转寒以来,波司登陆续发布两款新品——风衣羽绒服和登峰2.0系列。前者是意大利著名设计师Pietro Ferragina主刀设计,后者则是首次将航空材料技术用于服装领域,每1平方米布料有超100万个自动调温储能单元,为穿戴者打造31℃~33℃的恒温体验。

销售方面,2021年“双十一”期间(11月1日~11日),波司登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产品全渠道销售额为27.8亿元,位居天猫中国服装(含男装和女装)销售排名第一。

在产品力和销售成绩单背后,在消费者看不到的另一面,36氪发现波司登在生产、仓储、物流、销售各环节已完成数字化转型和创新改造。

除生产端的智能生产工厂,波司登对仓储和物流环节也进行智能化改造,提升小单快反、拉式补货的比重,最大限度减少困扰服装企业多时的“库存”问题;为了精准分发销售端产品,波司登建立数据中台,打通全渠道数据,赋能消费者研究、商品企划、渠道匹配等。

现在,波司登每件羽绒服从生产到抵达消费者,背后都是一段数字之旅。

一、4年,生产间自动化程度翻3倍

波司登智能生产车间的充绒室内,一位工人身着防尘衣,戴着口罩和头套,坐在出绒口处作业。工人将裁剪好的衣片开口包裹住出绒口,按下开关,羽绒会顺着管道均匀向上输送。每个衣片的充绒数据已提前通过系统上传设备,填充时机器从云端抓取数据,工人只需按部位顺序逐一充绒即可。充好绒后,工人将衣片的开口放到触手可及的超声波设备上自动封口。

欧洲站2013新款女装(女装小衫新款30一40岁)

自动充绒机

充绒是羽绒服生产过程中的重头戏。如果你见过传统羽绒服充绒室内,羽绒漫天飞舞的“浪漫”景象,就会知道波司登智能生产车间充绒室的干净整洁、智能高效来之不易。这里,羽绒都呆在充绒机机箱里,充绒时,为了确保羽绒处于高蓬松度状态,充绒机内一直保持搅拌状态,同时沉淀、祛除了羽绒中混含的杂质。

根据国家标准,一件合格的羽绒服需要标注充绒量、含绒量和填充物。一般来说,充绒量越高衣服越保暖,但在面料地牵制下,羽绒服的填充量存在最大值,超过这个数值,反而会降低空气的存储量,导致热流失。同时,充绒量越高,羽绒服就越笨重,因此,一般羽绒服的充绒量在100~200g之间。在波司登,充绒机精准控制充绒量,精度达到0.01克。

出于对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地重视,波司登早在1992年就投入2000万元建设生产基地,引进流水线扩大生产规模和产能。90年代末,波司登创始人高德康购入了第一台充绒机辅助生产。到了2018年,波司登生产间已全面实现智能化升级。

羽绒服作为功能性服装,相较于常服生产,增加了内胆裁剪、充绒和锁绒等环节,生产流程更长、难度更大。波斯登智能生产工厂内,羽绒服生产的首要环节——模版制作上,波司登采用全自动模版机制模。拥有先进数控技术的机器连接服装模板CAD软件,在系统上获取服装模板数据,可自动裁剪。

欧洲站2013新款女装(女装小衫新款30一40岁)

自动模版机

在缝制环节,波司登将工人按工序分组,采用德国防绒针、丝光防绒线和日本缝制设备,以3厘米13针技术进行缝制。在看不见的内缝处,波司登进行双层锁边处理,谨防羽绒服钻绒。而在每个作业小组的尽头,一台显示器实时记录工人产量、工作效率和不良问题点等,为生产决策提供可靠数据。

欧洲站2013新款女装(女装小衫新款30一40岁)

缝制车间看板

波司登新品风衣羽绒服就在这里生产,由52个裁片经过超300道工序和11000针高密刺绣完成,这意味着在生产过程中,服装的各部件要在裁剪、缝纫、充绒后,再组合拼接。中间服装无数次的运输转场在过去由人力推车完成,现在智能吊挂系统接手了这个繁重、重复的工作,一件件衣服在生产间顶部如流水轻松转移。

欧洲站2013新款女装(女装小衫新款30一40岁)

智能吊挂系统

2021年,波司登智能生产车间自动化水平达到50%~60%,比2017年的20%翻了近3倍。

自动化水平极大提升的情况下,类似风衣羽绒服等高端产品,在波司登,一个工人一天只能生产两件,中短款羽绒服的人效也仅为3~4件一天。作为对比,B站手工up主锦时Ginth告诉36氪,在多功能缝纫机的协助下,她自制1件短款、仅7个衣片的羽绒服需要1~2天。智能生产的魅力在这时显示。

波司登创始人高德康在采访中曾提及,投入数字化应用设备,“是因为有危机感,如果不做,那就没有未来”。这在波司登内部已成为共识,波司登内部人士认为,建设数字化的价值远超短期经济回报的价值,而且效果已经显现,在人工越来越贵,招人难的大潮下,波司登智能生产工厂因为对技术人员的依赖小,目前招人的问题不大。

二、30%期货订单,70%拉式补货

在全面建成智能生产工厂前,波司登提前一步改造的是库存及物流的数字化。

库存曾是历史上困扰服装企业最头疼的问题。在前数字化时代,服装销售与生产往往存在长达半年的时间差,生产端提前半年预测销售,进行备货,产品畅销便供不应求,滞销则木已成舟。

在国内,服装行业上一次库存危机的爆发是在2012~2013年。受当时经济环境的影响,服装企业出口停滞、增长乏力,伴随着大量出口企业转内销以及电商崛起地冲击,数据显示,2012上半年,李宁安踏361度特步匹克等42家上市服装企业存货总量高达483亿元。

当时服装行业内甚至流传出了笑谈:即使中国所有的服装企业都停产,仅是仓库里的压库货,起码能供国内的服装销售企业卖上3年。

波司登彼时同样面临严重的库存问题。2012年,国际快时尚品牌优衣库Zara、H&M以及四季化企业纷纷开始进军羽绒服行业,凭借更为时尚的设计迅速抢占年轻消费者心智;同时,电商地迅速崛起,使得线下羽绒服门店产品过剩。波司登内,因四季化、品牌化发展战略而快速扩张门店。2013年,波司登零售网点数量超过13000家,企业库存高企、产品老旧等问题突出。

在这个背景下,波司登发生了一个怪诞的现象,门店缺货与仓库积货现象同时并存。波司登信息总监桂益龙将这种缺货称为“结构性缺货”——也就是货物充足,但没有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消费者有需求的地方。而高库存“冻”住了企业的现金流,高缺货又严重影响用户口碑。

现在,这样的场景几乎在波司登绝迹。如今,当消费者前往波司登门店消费,如果心仪的款式没有合适的尺码,店员只需要在系统内输入产品款号和色号,就可以一键获取全国库存信息,就近调货,24小时内发货。

一切的变化始于2013年,波司登开始仓库和物流的数字化变革。

这年,波司登在常熟建立超七万平方米的智能配送中心,以解决采购、生产、销售的物流需求。2014年,波司登对物流信息系统进行集成,实现三仓库存数据(终端POS,分公司仓库ERP,总仓WMS系统,但当时三者的数字化程度都不高)实时共享。物流中心开始肩负数据中心的职能,对消费者的需求进行精准预测,为商品的仓储布局提供决策依据。

波司登集团智能配送中心主任戴建国从2014年开始根据数字化信息做拉式补货,“做数字化就是捕捉所有信息,线上线下的实时流量、订单完成情况、车间生产效率等等,这样当发现某个品类卖得不错,就赶紧为那些没货的店补货。”

2016年,波司登和阿里云一起打造“零售云平台”,将原本分散在各地的仓库、门店库存数据以及和线下割裂的线上库存数据聚拢在一起,为拉式补货决策提供更多信息来源。到了2018年,波司登实现订货会后只投产30%左右的期货,待新品上市后根据市场终端数据反应,再在旺季进行滚动下单,15天优质快反供应,拉补剩下70%左右的市场订单。

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波司登的库存售罄率逐年增加,在2018年首次超过了80%。这也让波司登有更多的精力和资源专注于集团长远发展上。

2020年,为了更好响应全国的产品需求,波司登取消了零售公司仓库,在全国设置了华东、华北、青岛、华中、西北、西南、东北、哈尔滨、乌鲁木齐九大智能配送中心和十二个经销商仓库,打通多级库存数据后,以一体化库存为基础,波司登自主研发了智能拉式补货iSCM系统、物流WMS系统、工控WCS系统,实时采集线下门店零售数据、线上平台销售数据,实现基于门店和消费者地理位置自动匹配商品最近库存地点,自动化提供调货、补货建议,实现了仓库、门店调补货100%自动化。

基于算法模型地持续优化,波司登补货调货的计算性能与准确度大幅提升,原先需要约5小时才能完成全国4000多家门店的补货动作,现在只需要1小时。

欧洲站2013新款女装(女装小衫新款30一40岁)

智能仓库调度系统

2020年“双11”当天,华东智能配送中心的出货量超过180万件,而波司登发完这些货仅用了24小时。据说,这个速度在2020年天猫“双十一”500多万个品牌中排在最前面。

有了仓库和物流的数字化加持,波司登的存货周转期远低于羽绒服同行,相较加拿大鹅的396天和Moncler的278天,波司登的周转天数为175天。高效率的周转天数一面是销售端做得好,另一面就是供应链的配套支持十分给力。

欧洲站2013新款女装(女装小衫新款30一40岁)

波司登近10年存货周转天数

现在,波司登的存货周转天数即使与大众休闲服饰品牌对比,也毫不逊色。

欧洲站2013新款女装(女装小衫新款30一40岁)

数据来源:万得,中银证券

正是得益于覆盖全国、数据共享的智慧仓储与物流体系,在2020年新冠疫情初期,在面临交通管制,物流不畅的情况下,波司登仅用时48小时,就将15万件防疫羽绒服物资交到武汉医护人员手中。这在波司登未建成智能仓储和全国数据共享系统前,是不可想象的。

三、千店千面,70%销量提前预测

生产和库存基础设施地逐渐完善,让波司登有更大的信心打造品牌,提振销量。这次,波司登选择的路径同样是数字化。

1997年,波司登创始人高德康就展示出对于销售数据的重视,当时没有电子化设别提供即时的羽绒服销售数据,于是高德康提出在羽绒服吊牌的底里放条形码,晚上人工统计数据,实现了手工的数据化。

2011年,波司登全面导入ERP信息系统,并开启电子商务平台。2014年,波司登全国销售网络ERP的使用率达到75%以上,羽绒服品牌的POS系统覆盖率超过80%,显著提高了经销商数据管理和商品管理的效率。同年,波司登采购SAP系统,优化业务流程,强化风险管理,实现业财一体化管理。

到了2020年初,波司登与阿里云、奇点云合作建立数据中台,打通全渠道数据,以数据赋能消费者研究、商品企划、渠道匹配等业务创新,这让波司登的一件羽绒服何时出现在何地,都有了数字化的依据。

在商渠匹配上,现在波司登根据特定门店所处商圈消费者的画像决定商品结构。商渠匹配智能应用综合消费者画像(性别比例、主题偏好、消费水平等)和商圈气候、历史销量等数十个维度,匹配服饰主题风格、尺码、颜色等指标,提供自动化、智能化地铺货。

在商渠匹配系统的基础上,一家位于西南某住宅区的波司登,一家位于东部城市某商业休闲区的波司登,和一家位于东北某CBD旁百货大楼的波司登,其主打款地选择、不同风格款式的库存就有明显的差异。目前,波司登已在全国1300家门店实现了精细化的商渠匹配,在系统建成的4个月时间内,首铺准确率提高了79%,未来波司登还将逐步打造“千店千面”。

在销量预测上,波司登对产品导入期(上市)到成长期、成熟期,及最后的退市期等全生命周期预测,并进行动态库存调节。

为了以更精准的库存覆盖更全面的需求,减少库存积压、提升售罄率,波司登综合了气温、节日、折扣、店态(大众店、旗舰店、奥莱店等)、渠道、历史销量等多个影响因子构建销售预测系统,小到预测每一阶段每个款型、尺码的销量,大到预测单个渠道的总销量,实时输出结果,并以此为依据进行调补货、下单生产、营销促活等商品洞察和运营动作。

目前波司登销量预测准确率达70%。奇点云副总裁、数字化转型战略咨询专家何夕提到,“预测算法会不断迭代精进,让销量预测越来越准。”

在精准营销场景引导上,基于数据中台,波司登成交金额、全店成交占比及投入产出比也有了明显地提升。据统计,波司登ROI(投资回报率)从2020年“618”时期的6.4,到2020年“双11”已提升至508。

同时,波司登从2020年开始注重构建私域流量。据2020/21年度财报显示,波司登与腾讯智慧零售部门展开合作,企业微信好友达到800万,微信公众号粉丝累计超过550万,较2019/20财年末增长超过50%,注册会员数达1965万。

在天猫平台,波司登品牌拥有注册会员超476万人,较上财年末增长超过160%,其中30岁以下年轻消费者占比约为27.4%,较去年同期明显增长。通过与阿里合作对会员精准画像,波司登实现线上线下全渠道会员ONE ID标签体系,大幅提升会员复购率。

销售数字化地投入反应在年报上,截至2021年3月31日,波司登归属股东净利润均创历史新高,分别为人民币135.17亿元、17.1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9%、42.1%,这已是波司登连续第五年实现营收、净利的双位数增长。

世界权威市场调查机构欧睿国际完成2020年羽绒服产品零售渠道销售额、销售量统计,结果显示,波司登羽绒服规模全球第一,销售额、销售量同时位列第一。如今,波司登登峰2.0系列还再次将国产羽绒服售价卖上万元一件,与国际品牌Moncler、加拿大鹅在高端羽绒服市场正面交锋。

与此对应的则是,中国羽绒服产量连年下跌,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我国共生产1.5亿件羽绒服,不到2016年产量的一半,2020年,全国羽绒服产量同比又下滑了24.43%。同为世界羽绒服品牌的Moncler、加拿大鹅上个财年年报则出现营收、利润双降。2020年Moncler营收14.40亿欧元(约106.73亿元),加拿大鹅2021财年收入9.04亿加元(约46.45亿元)。

在行业大势颓废的背景下,数字化也成为了波司登的一个助力。

过去羽绒服生意极易受季节和气候变化影响,羽绒服企业却需要提前备货,地位十分被动。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则协助企业缩短了羽绒服生产到上市的周期,生产更加灵活,库存也有效减少,这是企业能够存活的关键。

在此基础上,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又成为波司登提升品牌势能的重要动力之一。波司登通过生产稳定的高质量产品,与市面上质量参差的产品形成差异化,随着品牌地增值,波司登单品均价提升的同时,销量也在增加。

从2020年上市服饰公司的市值排名可以看出,前十大市值企业中,波司登是唯一一家主品牌为单一季节产品的公司,而它还把市值做到了行业第三。

欧洲站2013新款女装(女装小衫新款30一40岁)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东方财富Choice、数说商业

(本文完)

关注「数字时氪」,微信ID:digital36kr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1159271856,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iniaowang.com/archives/33832.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2月28日 下午5:44
下一篇 2022年2月28日 下午5:4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