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遭性侵女员工被阿里原副总起诉(自称遭性侵事件再起波澜)

澎湃新闻记者 张刘涛

此前被舆论广泛关注的阿里女员工周某自称遭性侵事件再起波澜。当事人周某近日被她的前上司、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李永和起诉名誉侵权。自称遭性侵阿里女员工被诉名誉侵权,原告系原阿里集团副总裁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日前独家从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获悉,该院近日依法受理立案了一起名誉纠纷诉讼案件,被告系此前“阿里女员工自称遭性侵”事件中花名“新月”的女当事人周某;原告系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花名“老鼎”)。

原告李永和诉请法院判令被告周某在全国性网站首页显著位置连续15日书面向原告赔礼道歉,为原告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索赔人民币1元。

澎湃新闻从余杭法院获悉,该院对该起诉讼已依法受理立案,因处于案件审理阶段,相关详情不便透露。

该案原告李永和近日婉拒了澎湃新闻的采访请求;被告周某12月1日书面答复了澎湃新闻的采访,称代理律师已向余杭法院递交答辩状和中止审理申请。

酒桌上引发的迷局

今年8月7日晚,阿里巴巴认证员工匿名爆料,称自己被男领导强制要求去出差,被灌醉后,在酒桌上被男商户摸胸、摸腿、摸私处,且被男商户带到其他无人包间进行猥亵;男领导当夜更是带着避孕套四次进入自己的房间,对自己进行侵犯。而出差返回公司后,她向HR等反馈无果,无奈之下前往阿里巴巴集团食堂发传单维权。

“阿里女员工”“强制出差”“灌醉后猥亵”“受到上司侵犯”……类似的关键词经网络迅速扩散,引发全网关注。“阿里女员工”甚至成为热搜词,一度占据相关网络热搜榜前列。很快,主要当事人被确定为花名“新月”的阿里女员工周某,花名“曲一”的阿里男员工王某文,以及济南华联超市员工张某等人。

8月14日,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通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7条规定,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张某因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9月6日,槐荫警方再次通报称,按照槐荫区人民检察院不批准逮捕决定,依法对王某文终止侦查。另一当事人张某则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被批准逮捕。自称遭性侵阿里女员工被诉名誉侵权,原告系原阿里集团副总裁

随着不同信息先后曝光,对该事件支持、质疑等不同声音一度充斥网络,舆论多次反复,一度被称为无人能说清的“罗生门”。

原告诉请被告公开道歉并索赔1元

李永和在起诉书中称,当事人周某于2021年8月2日首次向管理层举报同事王某文(花名“曲一”)实施强奸并已经向济南警方报案,至8月6日采取公共场所散发传单及8月7日内网发文止,原告及其管理团队(丁冬、悦尔、九戎、阿甘)已经在接报后第一时间成立工作小组,采取了包括紧急召回相关涉事当事人、分别了解事实,跨部门协同通报企业廉政合规部及法务,积极联系警方取证等方式,对该事件进行了及时介入和调查,并第一时间同意了周某提出的3个诉求中的“休假调整”“心理医生介入”的要求。

针对周某提出的第三点要求——3日内开除王某文且永不录用——鉴于当事各方陈述不一,事实描述相差极大,且案件本身已经由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并未直接同意。但出于对周某本人的信任,原告方依旧对王某文采取了停职措施,并会同企业廉政及法务作出决议,向周某承诺,只要王某文存在女生醉酒状态下有亲密行为,即刻进行辞退。

起诉书描述,此后4天至周某前往阿里巴巴食堂散发传单前,原告及管理层几乎以每日一次的频率先后至少4次对周某本人进行了直接反馈及沟通。而被告周某在2021年8月6日下午5:30左右,通过提前在阿里巴巴工作钉钉群播报的方式,吸引关注度,并随后在阿里巴巴公共餐厅采取了散发传单、拉横幅,拿喇叭广播的方式,散布了内容为“阿里高管曲一强奸猥亵女下属,老鼎、丁冬、悦尔、九戎、阿甘知情却不处理,请求公司还我公道”等言论及书面文字材料,引发就餐员工围观,并在随后被拍摄成视频传播至网络。而在散播传单的次日,在阿里巴巴内部网站中也出现了以周某为第一人称叙述发布的关于自己被强制猥亵及性侵的长文,文中,周某多次提及领导层存在“敷衍和拖延”等表述。

原告李永和诉称,被告周某在阿里巴巴内部公共场所及网站等发布不实信息,引发社会舆论。且在阿里巴巴和公安机关调查期间,不顾原告及其团队积极应对处理事件的事实,在公众场所通过散发传单、喊口号、拉横幅的形式表达“维权主张”,以舆论相要挟,捏造原告“知情却不处理”的虚假事实,具有贬低他人名誉的属性,最终造成原告名誉、经济等各方面严重损失。该起诉称,因为被告上述侵权行为,致使阿里巴巴陷入错误认识,最终做出要求原告引咎辞职的错误决定。

8月9日凌晨,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在阿里内网公布了“女员工被侵犯”的阶段性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和HRG徐昆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涉嫌男员工被辞退,永不录用,其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警方正在调查取证。内部公告认为,李永和作为事业群总裁,在这件事上的敏感性、重视和投入程度远远不够,没有主动作为,徐昆也没有起到事业群HRG关键决策的作用,为此应承担领导责任。

在起诉书中,李永和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周某在全国性网站首页显著位置连续15日书面向原告赔礼道歉,为原告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索赔人民币现金1元。

澎湃新闻从天眼查及媒体公开报道查询获悉,李永和,1971年出生,中国国籍,研究生学历,先后在永乐电器、国美集团任职,2011年以副总裁职位加入京东商城,2014年任京东商城首席运营官COO,2016年5月辞职。2018年6月,李永和以花名“老鼎”入职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助理,随后以集团副总裁出任天猫超市事业群总裁,后又任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2021年7月起兼任阿里巴巴本地生活(饿了么)事业群总裁。

没有人料到,此后一个多月,李永和会以自己从未成想到的方式,在从业经历中留下不甚光彩的一笔。

被告称已申请中止审理,相信司法机关会作出公正处理

针对该起名誉纠纷诉讼,澎湃新闻先后联系原被告双方及代理律师,经代理律师转发采访提纲并与李永和本人协商沟通后,李永和最终婉拒采访。“我们无意对本案之外的事实做过多延展和谈论。”李永和代理律师陈武向澎湃新闻表示。

对于澎湃新闻的采访请求,12月1日,该案被告周某及其代理律师就澎湃新闻发去的书面采访提纲进行了书面答复。

周某向澎湃新闻表示,10月28日收到余杭区法院传票后,已委托北京中凯(上海)律师事务所杜鹏律师和河南洛太律师事务所裴杰律师代理该案,至于是否会出庭应诉,将会根据案件情况而定。

对于原告李永和的诉请,周某回复澎湃新闻,自己没有侵犯原告的名誉权,根据法律规定,自己的人身权利受到涉嫌犯罪行为侵害,依法向公司投诉举报,不构成所谓侵害名誉权;原告因为工作过错被公司要求引咎辞职是公司的管理行为,原告也认可并且提出辞职,没有提出异议,配合了公司管理。

“不能因为我们向某个部门反映问题,相关负责人受到处理就归咎于反映问题的人,这是基本的日常逻辑。”周某向澎湃新闻表示。

而对于原告诉状中提及的及时沟通及答应她部分要求的表述,周某表示,并不存在这样的事实,如果当初沟通良好,积极处理,自己不可能在被逼无奈下采取无奈的举报投诉行为。

据周某及代理律师向澎湃新闻介绍,目前,代理律师已向余杭法院递交答辩状和中止审理申请。

周某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之前因受涉嫌犯罪行为侵害的严重影响,经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诊断,已致重度抑郁,目前正在按医生要求进行治疗。对相关关联案件,相信司法机关会依据法律作出公正处理。

责任编辑:谢春雷

校对:张艳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1159271856,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iniaowang.com/archives/43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