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柔(帝柔金姬)

第四章:雾锁重楼 红颜振衣(1)
柳无忝牵了白马,黑夜之中也不知往哪里去,想起封少城深入龙潭虎穴,

帝柔(帝柔金姬)

第四章:雾锁重楼 红颜振衣(1)

柳无忝牵了白马,黑夜之中也不知往哪里去,想起封少城深入龙潭虎穴,他却帮不上半点忙,甚至不能到京城营救妻儿,走了几步悲从中来,翻身上马,任白马载着前行。迷迷糊糊中竟睡着了,待次日醒来,却见自己还在城里转悠,竟连白马也不忍心离开故乡。忽听一声脆响,却是仰天剑划破了栓在马鞍上的银袋。想起孙二先生,眼睛不禁湿润,打开银袋,却见银袋里还有一封信函,乃是师父亲笔。

“且去京城寻振衣恢复内功”,信函字数寥寥,仅十余字,却藏着许多讯息。

信函中提及的“振衣”便是闻名天下的“布衣王爷”朱振衣,不仅与刘瑾同为青阳司副主司,而且是青阳司刊录的《观图志》中的人物。《观图志》是武林皇榜,榜上人或物乃是官封,以“天下观图,江湖十二”为最。这“江湖十二”乃指“武林四宗、江湖四痴、天下四奇”。安化王言及的“酒痴、剑宗、花仙、狂儒”便是武林四宗,皆是昔日叱咤江湖的人物,如今归隐山林不知所踪。是以,就连安化王府的二公子,也只闻剑宗名号,却不知其真名实姓。至于江湖四痴“才振楼青”,乃指丐帮帮主东郭不才、布衣王爷朱振衣、桃花庵主唐伯虎、东海青衣青木客,这四人以痴为名,孤绝天下。天下四奇却不是人物,而是《黄帝诀》《不二法门宝典》两大武学秘籍,龙隐功、柔指功两大神奇武功,有诗赞曰:“酒剑仙儒,才振楼青,龙典帝柔,天下观图,江湖十二”。

朱振衣的“痴”,是守护青阳司的痴念。他本是安化王之弟,留在京城做人质,却为做青阳司副主司,甘愿脱爵做了布衣,令王府蒙羞,数年未曾联系。柳无忝心里一沉,不禁仰天长笑:“我与师叔,皆是蒙羞之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哈哈!”打马出了城门,直往京城而去。

柳无忝心知师兄潜伏青阳司危机重重,不敢过早抵达京城,这一路忧心忡忡,无心四季更替,不想抵达京城已是阳春三月。这日,来到京郊,但见远处一山满是杏花,花香浓郁,闻之微醉,寻思:“这是什么山,竟然这么香,难道是香山不成?”路遇农人,问之此山果然叫香山,不禁哑然失笑。他虽长在宁夏,但对京城却不陌生,安化王府早就绘制京城舆图,知道这香山乃是皇家陵寝区域,专门埋藏早殇皇子、公主以及部分皇帝嫔妃。

马蹄得得,正自前行,忽见一湖浩渺,见之心爽,便下得马来,拴在一棵柳树上,眺望湖面。蓦地里,一阵悠越的琵琶声自一艘舟中传出,舟上加舱,人在舱中,不见其貌。只听一个女子唱道:“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唱到此处,声音断绝,琵琶声也渐渐消了。

柳无忝听得那女子歌唱,竟然泪水涟涟,在眼眶里直打转,嘴中兀自喃喃:“鸳鸯密语同倾盖,且莫与,浣纱人说。”想到妻儿困于京城,忽感凄凉,双肩不住地颤抖,眼望湖山在苍色的天空下,青石露冷,花径风寒,不禁裹了裹身子,幽幽叹息一声。待转身离去,忽从舟上传出一阵葫芦丝声,散漫无稽,声韵凄婉,竟能销魂醉魄。只听一个男子唱道:“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细看诸处好……”那男子唱毕,又呜呜的吹奏半响,声音悠扬,歌声婉转。那舟停在江水中央,未曾驶去。

忽听那男子道:“这是张先的《醉垂鞭》,是说一个男子对一位初次相见的少女心动、惊奇和羡慕。你小小年纪,难知其中之妙。”

那女子答道:“爹爹的心事,晴儿怎能不知?晴儿刚填了一首曲子,待与爹爹唱唱。”那女子声音软酥,不过二十岁年纪,但听她伸手拨动琵琶,唱道:“月儿圆,月儿圆,让思念飞到九霄云外,穿越似水流年。”

柳无忝听到此处,泪水夺眶而出,心中一个声音说道:“此曲怎是我的写照,当真是奇也怪哉?”言念至此,不由细心听去。却见从那舟中伸出一只木槁来,在水中轻轻一荡,向他驶来。等靠近了些,从舱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青衣少女来。天气微寒,那男子约莫四五十岁年纪,身上白衫已经泛灰,胸前绣着一把金色弯刀纹饰。

夕阳洒了青衣少女一脸,那少女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水雾,瓜子般的脸蛋上隐约放出柔和的光来,她向柳无忝望去,道:“你可叫柳无忝?”

柳无忝心中一惊,不知这少女怎么认得他,漠然点头,道:“姑娘怎么认得在下?”

那青衣少女莞尔一笑,向他招手,道:“你且上舟来。”

柳无忝叹息道:“在下不会武功,上不去的。”

那青衣少女笑道:“我倒是忘了这事儿。”

那中年男子划动木槁向岸驶去,等靠了岸,柳无忝跳上舟来。那中年男子又伸出木槁,在岸边轻轻一点,那小舟如箭一般,嗖的一声向湖心里穿去。

柳无忝笑道:“前辈好内功。”

那中年男子放下木槁,任由小舟前行,道:“柳无忝,你这名字太实。”

柳无忝又向那金色弯刀纹饰瞥了一眼,眉头微皱道:“前辈可是金刀局的?”

那青衣少女歪头笑道:“你猜对了。”

柳无忝道:“前辈身着白衫,便是金刀局北神刀司马前辈了。”

那青衣少女咦了一声道:“你见过我爹么?”

柳无忝见那青衣少女可爱,不禁莞尔一笑,念及北神刀在侧,急忙收住笑容,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

那青衣少女咯咯笑出声来,道:“我爹人可好了,不会怎么着你的。”

那中年男子正是金刀局五色神刀之一,复姓司马,名讳青风,他女儿单字一个“晴”字。这金刀局乃是二十年前新入武林格局的江湖势力,东西南北中五派刀客结盟而成,分别以青、黄、赤、白、黑五色衣衫区别,金刀局设在京城,极为神秘。

小舟慢了下来,缓缓停在湖中央。司马青风微微摇头,转身走进舱中。司马晴向柳无忝微微点头,道:“你也进来。”

柳无忝走进舱中,见舱内摆着一个案几,案几上有个酒坛,旁边放着一把琵琶。司马青风先坐下,示意柳无忝也坐下。司马晴拿起酒坛,给二人倒了酒。柳无忝心中好奇,却忍住不问。

司马青风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的武功真被废了?”

柳无忝嗯了一声道:“是的。”

司马青风哼了一声道:“武功被废,也敢到京城来?”

柳无忝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酒,一抹嘴道:“妻儿被抓,纵是龙潭虎穴,也得去闯一闯。”

司马青风摇头道:“你不用去救了。”

柳无忝皱眉道:“前辈这是何意?”

司马青风道:“翊郡主不是你的妻子!”

柳无忝一拍案几,怒道:“我敬你是前辈,如在胡言乱语,我就不客气了。”

司马晴又给他倒了一碗酒,幽幽叹了口气,道:“我爹说的是真的。”

柳无忝见司马晴不似说谎,暗道:“师父又做了何等布局?难道怕我坏了王府大计,散播了假消息。”

司马青风也拿起酒碗,饮了一口酒道:“你可知金刀局是什么?”

柳无忝一愣道:“金刀局不是武林一支么?”

司马青风摇头道:“金刀局是情报机构,青阳司七局之外的一局。”

柳无忝啊了一声道:“不曾耳闻!”

司马青风叹息道:“青阳司主司缺失,武林各派如鸟兽散,逍遥教、白莲教、安化王府、宁王府、南宫府、五大派各自成体,青阳司难以监察武林,这才设立金刀局,明与二教、三府、五大派争夺地盘,实则行使监察之职。”

柳无忝道:“这是谁的主意?”

司马青风又喝了一碗酒道:“主意是你爹想的,执行人却是朱振衣。”

柳无忝啊了一声道:“我爹?我爹是谁?”

司马青风皱眉:“安化王不曾告诉你么?”

柳无忝摇头道:“我只知我是一个孤儿。”

司马青风叹息一声,道:“你爹便是柳如烟。”

柳无忝皱眉道:“‘江上柳如烟,慕容翼南极;晚霞醉青风,白鹤独振衣。’我爹便是二十年前闻名江湖的武林四公子?”

司马青风点头道:“晚霞醉青风——晚霞依旧在,青风已徐迟,我已经老了。”

柳无忝道:“柳如烟,朱慕容,司马青风,朱振衣,二十年前可是风光得紧。”

司马晴笑道:“我倒是没看出来。”

柳无忝道:“那是你出生的晚。”

司马晴哼了一声道:“你出生的很早么?”

柳无忝摇头笑道:“我也出生晚了,连我爹是谁都不知道。”眉头一簇,向司马青风望去:“朱慕容是宁王府的,朱振衣是安化王府的,这两个武林公子货真价实,可是前辈和我爹怎么成武林公子了?”

司马晴笑道:“我家就在香山,来青府便是。我家世代看守皇家陵寝,成化帝赐封我家为皇族外戚。”

柳无忝哦了一声道:“那我爹呢?”

司马晴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司马青风叹了口气道:“你爹更是名正言顺的武林公子。”

柳无忝哦了一声:“是么?”

司马青风点头道:“你可听过‘燕错侯’?”

柳无忝点头道:“永乐大帝的女儿温大公主,嫁给了刘伯温的儿子第一代国品侯刘梦龙,他们生有一子,便是刘错,三岁封为‘燕错侯’。”

司马青风点头道:“刘梦龙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刘白承袭国品侯,二儿子刘错三岁封为 ‘燕错侯’。那刘错一生错而再错。第一错,他的母亲温大公主出身皇家,是永乐大帝的女儿;第二错,他三岁时便‘死’了,被永乐大帝亲封为‘燕错侯’;第三错,刘错之死是刘梦龙的安排。这‘燕错侯’奉命跟着天下各派学习武功,练就了‘错拳错掌’的功夫,也是名闻天下。这样的事,也只有刘梦龙这样的奇人才能造就。后来,刘白与刘错兄弟二人,合力打败魔教第二代教主鬼谷梓。再后来,刘白辞任国品侯,燕错侯便接掌了青阳司,把青阳司管理得一塌糊涂,然后他就消逝了,自此绝迹于江湖。”

柳无忝道:“这燕错侯是一代奇人。”

司马青风点头道:“燕错侯生有一子,便是柳如烟。”

柳无忝啊了一声道:“如此说来,我也是皇族中人。”

司马青风点头道:“永乐大帝一脉。”

柳无忝拿起酒坛,给司马青风倒了一碗酒,道:“我的身世,世叔怎么知道?”

司马晴咯咯一笑道:“你也不害羞。”

司马青风笑道:“我与他爹同是武林四公子,他喊我一声世叔不为过的。”拿起酒碗喝了一口酒,又道:“金刀局隶属于青阳司,独立于七局之外,只有副主司朱先生知晓。”

柳无忝哦了一声道:“是师叔告诉世叔的!我的身世师叔自然知晓!”

司马晴叹道:“现在是满城皆知了。”

柳无忝惊愕道:“满城皆知?”

司马青风道:“这便是世叔在此等你的原因。”喝了一口酒,又道:“副主司告诉世叔之前,还没有人知道,可是这一个月来,你是燕错侯之孙的消息,突然传得纷纷扬扬,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柳无忝一时懵了,暗道:“这难道也是师父之计么?师父要我来京城,就是要我陷入这等漩涡里去么?”拿起酒坛,咕嘟咕嘟喝了半坛,微醉道:“若有阴谋,便是大阴谋。”

司马青风忽然厉声道:“你是魔教暗桩么?”

柳无忝哈哈大笑道:“是又怎的?不是又怎的?为了这个魔教暗桩,我的武功已被废了,还想怎的?”

司马青风道:“你若是魔教暗桩,不用等设谋之人杀你,世叔便取了你的性命。”

司马晴伸手在父亲手臂上一按,柔声道:“爹爹别动气,我看他不是魔教暗桩。”

柳无忝心中一震,暗思:“晴姑娘倒是知我。”眼睛不禁一红,泪水儿掉了下来,道:“我不是魔教暗桩。”

司马青风道:“柳如烟的儿子,怎么会是魔教暗桩?”

柳无忝微醺之间,想起司马青风言及翊郡主之事,急忙问道:“世叔为何说紫翊不是我的妻子?”

司马青风叹了口气,道:“我是王府暗探。”

柳无忝一愣:“什么?”

司马晴也是好奇,道:“爹爹是安化王府的暗探?”

司马青风点头道:“王府获知的京城消息,皆出于世叔之手,王府大计世叔自然知晓。”

柳无忝惊道:“世叔便是王府神秘的暗探‘沉鱼’?”

司马青风嗯了一声道:“王府为了对付刘瑾,设计封少城潜伏之局,世叔配合他行事。”叹了口气,又道:“王府潜伏之局,设局人不是王爷,乃是翊郡主。”

柳无忝啊了一声道:“这怎么可能?郡主不喜权谋、不愿练武,怎么会设局?”

司马青风叹道:“翊郡主怀的孩子,是封少城的。”

柳无忝顿时惊醒,道:“怎么可能?”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刘子义谍战悬疑世界,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iniaowang.com/archives/65968.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3月14日 下午7:38
下一篇 2022年3月14日 下午7:3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